分享到:

                          大選之前 美國還會再打“伊朗牌”

                          大選之前 美國還會再打“伊朗牌”

                          2020年08月27日 06:15 來源:中國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印度尼西亞常駐聯合國代表達賈尼當地時間8月25日宣布,由于安理會成員國意見分歧,安理會主席不會依美國要求重啟對伊朗的制裁機制。這是繼8月14日安理會駁回美國關于延長對伊武器禁運提議草案之后,美國外交遭到的又一記重大打擊,也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強行將伊核問題與美國大選捆綁的行動再告失敗。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副研究員王錦分析指出,特朗普近來在伊核問題上頻繁發力,意在大選前加強對伊朗施壓,以顯示自己“很能干”。無論結果如何,這一過程將加深安理會的裂隙,并可能加速伊核協議的坍塌。

                            安理會15個成員國中13個反對

                            8月25日,聯合國安理會召開視頻會議討論中東局勢。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俄羅斯常駐聯合國代表瓦西里等詢問印尼常駐聯合國代表達賈尼,作為安理會主席,將如何處理美國稍早前提出的重啟對伊制裁要求?達賈尼明確回應表示,他與安理會成員進行了溝通,發現只有一個安理會成員持特定立場,絕大多數成員對美方的要求持有異議。他說:“在我看來,安理會沒有共識。因此,本主席無法(就美方要求)采取進一步的行動。”

                            此前的8月2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向本月聯合國安理會輪值主席致函,正式要求啟動安理會第2231號決議規定的“快速恢復制裁”機制,并宣稱30天內安理會將恢復以往的全部對伊制裁措施。蓬佩奧稱,特朗普總統及其政府已經“拋棄了”伊朗只是尋求和平核項目的“虛構說法”,“美國永遠不會允許伊朗擁有核武器”。在向安理會主席提交的信函中,蓬佩奧還列舉了幾個伊朗鈾濃縮水平和庫存超過了核協議限制的例子,但這一切都發生在2018年5月之后,當時美國已宣布退出《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伊朗核協議的全稱)。

                            美方的這一要求很快遭到安理會成員的反對。當地時間8月21日,聯合國安理會15個成員國中的13國致函安理會,反對美方尋求重啟對伊朗“快速恢復制裁”機制,認為美國在退出伊核協議后無權啟動該機制。在25日的安理會會議上,包括伊核協議參與方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德國在內的眾多安理會成員均重申,美國于2018年5月退出了伊核協議,不再具有啟動“快速恢復制裁”機制的資格。

                            對于安理會拒絕美方要求,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凱利·克拉夫特8月25日表示:“特朗普政府不害怕在這個問題上與有限的國家站在一起……我唯一遺憾的是,安理會的其他成員迷失了方向,現在和恐怖分子站在了一起。”她還攻擊了中國和俄羅斯,稱安理會的這種“迷失”令中俄“狂歡”,揚言美國會為了制裁伊朗而一直堅持下去。

                            雖然凱利·克拉夫特沒有透露美國下一步將采取什么行動,不過有外交官猜測,特朗普政府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可能會轉而向下個月安理會輪值主席國尼日爾施壓,要求其采取行動。

                            強行恢復制裁將令伊核協議破裂

                            國際外交界人士警告,如果美國對伊朗強行恢復制裁,幾乎肯定會導致伊核協議的徹底破裂。

                            2015年7月,伊朗與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達成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根據協議,伊朗承諾限制其核計劃,國際社會解除對伊制裁。聯合國安理會隨后通過第2231號決議,對伊核協議加以核準。該決議第11執行段中有“快速恢復制裁”機制內容,但規定只有伊核協議參與方才有權啟動這一機制。

                            隨著安理會第2231號決議規定的聯合國對伊武器禁運截止日期(2020年10月18日)迫近,特朗普政府開始在伊核問題上頻繁發力。8月14日,美國試圖讓安理會通過一項決議,恢復對伊朗的武器禁運,但這項提議在安理會中僅獲多米尼加一國的支持。8月20日,特朗普以美國作為伊核協議的最初簽署國之一、有恢復制裁權為由,要求重啟快速恢復制裁程序,以重新實施對伊禁運及其它一系列制裁。美國伊朗問題特別代表胡克21日宣稱,聯合國恢復對伊制裁將可以對伊朗施加更大壓力,使其“以正常國家的姿態”返回談判桌。

                            分析人士普遍認為,特朗普政府此舉難有成效,反而可能引發安理會內部的分裂。因為,一旦啟動恢復對伊制裁機制,將意味著伊朗全面退出核協議,也意味著伊朗2015年與伊核問題六方簽署的歷史性核協議被徹底摧毀。而這是除美國之外的相關五方包括伊朗都不愿看到的。

                            “我們堅信保護伊核協議至關重要。”德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索特大使25日表示,“與伊朗的核協議是不完美的,但它仍然是國際社會防止中東出現核軍備競賽的的最佳工具。”俄羅斯常駐聯合國代表瓦西里·尼本齊亞也表示,希望安理會主席的決定將是這件事的結束,并希望美國“不要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

                            大選前,美國對伊三個動向引人關注

                            盡管美國在安理會的涉伊提案接連失敗,但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副研究員王錦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表示,在今年11月美國大選之前,特朗普政府仍將繼續拿伊核問題做文章,其中有三個動向尤其引人關注。

                            王錦分析說,未來兩個多月,特朗普政府還會在聯合國第2231號決議上做文章。一方面,美國會在安理會反復遞交涉伊制裁提案,哪怕這些提案會遭到英、法、德、中、俄的反對;另一方面,美國也會阻撓其他常任理事國的涉伊提案。這一過程將加深安理會內部的分裂,進而加速伊核協議的坍塌。

                            其次,特朗普政府會繼續加強推進對伊朗的“全球孤立”。王錦認為,蓬佩奧8月6日宣布代表“主談派”的美國國務院伊朗問題特使布賴恩·胡克去職,相當于排除了美國與伊朗在今年內進行外交活動的可能性。而由對伊態度強硬的埃利奧特·艾布拉姆斯接替胡克,則意味著在對伊朗政策方面,特朗普和蓬佩奧已剔除了最后的反對聲音和政策羈絆,下階段可以肆無忌憚地加大對伊朗的“極限施壓”和“外交孤立”。

                            第三,在大選之前,美現任政府一定會將“中東牌”“伊朗牌”打到底。王錦認為,在抗疫不力、經濟不振的背景下,特朗普急切地希望轉移國內注意力,在外交上作出點“成績”,中東是其努力的重要方向之一。不論是推動以色列與阿聯酋簽署關系正常化協議,還是邀請伊拉克新總理卡迪米訪問白宮,或者是在伊朗議題上持續發力,特朗普都是為了在選民前顯示自己“很能干”。 

                            本報北京8月2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小茹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田博群】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11选5走势图